我们不能只有女烈士和名媛,郎平到底牛在哪儿?

是不是有种感觉:觉得郎平很牛,但又说不很准确她牛在哪儿?

这么说吧,成功、出名本来就难,对于女人尤其不容易,因为留给她们的出路太少。有这么一段时间,我们的名女人里好像最多的就只有两种:女烈士或者名媛。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所谓女烈士,就是刚强悍勇,像《水浒》里的那些个猛妹子一样,随时准备替天行道、为梁山大业牺牲生命的。很长一个时期里,我们能看见的被表彰的名女人都是这种。

就像母夜叉孙二娘、母大虫顾大嫂,没有性别,除了少一个喉结、一片茂盛的胸毛之外,其它和男人几乎一样,讲男人的话,发男人的狠,卷着油幌幌的袖子抽刀砍人的。

除了女烈士,《水浒》里另一条女人有可能“成功”、“知名”的路子,就是做名媛。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你看李师师,典型的名媛。还有一些女人是倒在做名媛的路上的。比如潘金莲,要是运气好一点,和西门大官人的事成了的话,她也就做成阳谷县的小名媛了。

不但是小说,现实里也是。看我们隔壁的某邻国,女性想要知名,仍然是只有做名媛和做烈士两条路。前者更难,要看机缘人品,大部分还是靠后一条路。

如果想要活着行不行呢?这条成功之路能不能走通呢?那也行,但一定要在某件事里表现得特别英勇,英勇得让人们相信你随时准备成为女烈士。在隔壁国,比如勇救集体的财产、在国际体育比赛时特别拼,又或者播新闻播得特别慷慨激烈等等,也都是可以的。

在过去,他们倒也不是这样的,也出了一些很专业、很职业的成功女性的,比如什么女御医徐长今之类,就是《大长今》的原型。可后来形势变化了,这一类就少了,能被表彰的成功女性就只有名媛或女烈士了。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历史上,我们有一阵子也曾是这样的,女士想要被认可、要出名,通常只有去做烈士。元明清三代,多少被表彰的烈女,可谓漫山遍野、成千上万。反之,如果不跳井、不上吊、不绝食,那你就很难做名女人的。再后来要求更高了,女性要成功,不但要敢豁出命去,还要能战斗、能杀敌,必须是铁梅那样的,三九严寒何所惧的。

而且她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中性。有人批评现在年轻女孩子,说她们“中性”,那不对,以前铁梅那样的才中性,除了有一根黑粗的大辫子做性别标志外,没有一点女人味的。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如果有了明显的女人气,就要想办法祛除,不然就没资格当名女人。《林海雪原》里一个女战士白茹,本来很英勇的,“万马军中一小丫”,可见多么出色,但是却被嫌弃太女性了,太水灵漂亮,还会谈恋爱,结果戏里非让改成无名无姓的“卫生员”。还有红色娘子军里的吴琼花,够英勇了吧,还是被嫌名字太女气,勒令改成“吴清华”。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此外,就算女性在职业上、专业上获得了成功,也要被人往烈士的方向上解释。比如你球打得好,就会被解读成那是因为你准备为荣誉付出生命,不惜训练得吐血而死;比如你手术做得好,就会被解读成准备为人类健康事业付出生命,不惜在手术台上吐血而死。总之,一定要把你解释成女烈士。

当然,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早就进步了。如今女士们要被认可、要成功,不必表现得随时好像要牺牲了。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事情慢慢又滑向另一个极端——最被关注的女性不是女烈士、女壮士了,而是是一波又一波的名媛。

她们忽然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穿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像杜甫老爷子说的一样,“长安水边多丽人”、“肌理细腻骨肉匀”。

她们的职业?不知道;她们的教育背景?也像一团浆糊一样搞不清楚。你读完她们的十个头衔,也不知道她们是做什么的。反正你只知道那可能是谁谁的女儿、谁谁的太太、谁谁的姨娘之类,又或者像我以前稿子说的一样,只是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

一言以蔽之,不是做灭绝师太,就是做马夫人。我们的江湖上很缺这样一种成功女性:既不是灭绝味的,也不是马夫人味的,而是靠纯粹的专业能力、职业精神获得成功和尊重的女性。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她们不用特别革命,也不“腐朽堕落”;不必替天行道,也不必烟视媚行;既不是泯灭了女性特征的铁梅,也无需依靠性别优势加持光环,用男人当标签。

郎平就有点这样的意思。如果愿意的话,她可以做一个纯纯的铁梅。打球的时候,她本来就是被人往铁梅这样的角色上塑造的。在当时的各种报道里,好像她每扣一个球,都要想一遍振兴中华,永远热泪盈眶。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可是她却有意无意地挣脱了这个角色,在体制面前保持了一份独立性,让人生变轻了。

她也一点没有泯灭性别特征,是个十足十的女人,要恋爱,也要偶尔秀幸福,还曾尝试过夸张的浓妆,现在网上都能看到大把照片。但是她又很独立

不需要任何男性做她的标签。她的丈夫的头衔是王教授,但其实不管是王教授,还是王董、王主任,根本不重要的。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这类人是成功女性里的清流,让各色名媛们成为了一种油腻腻的存在。这类女性一出来,江湖上就觉得稀罕。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记得在《笑傲江湖》里,有一个特别受尊重的女性,是令狐冲的师娘,叫做宁中则。

说起她来,连大魔头任我行也评价很高:“这个小姑娘倒也慷慨豪迈,是个人物。”

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

为什么“是个人物”呢?大概一是因为她的职业成就,剑法武功都很高,还能自创新招。二是因为独立,丈夫是华山派掌门,妥妥的“江湖名媛”,但她不拿男人当标签,愿意人家叫她“宁女侠”,而不是“岳夫人”。第三是为人爽利,既正派,又不满口仁义道德讨人嫌。

这样的成功,不容易过时。女烈士和名媛都是很容易被取缔头衔的,其中烈士容易被过气,当魔教不再是敌人了,江湖上就不爱提灭绝师太了;而名媛终结于捉奸,马夫人一旦糗了,男人们就踩过她一哄去寻找牛夫人杨夫人了。

最厉害的女性,是你们爱表彰不表彰,男人爱待见不待见,我的奖章,是我自己发给自己的。

注:本文摘自六神磊磊自媒体平台,已标注【六神磊磊】为原创作者,由文栋说二次修正、美化和编辑。

文章来源:栋科技
版权链接:我们不能只有女烈士和名媛,郎平到底牛在哪儿?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发表评论

    avatar
    •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抛媚眼 调皮 鄙视 示爱 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怒 思考 流汗
    0
    努力提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