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是一种病,病是能治的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写书出书,在这个时代好像不是一个很好的致富方法。我身边有不少能写文章的年轻人,他们都怀着一个出书的理想。另一方面的现实是,他们过得都挺拮据的。

真的是这样么?

2003年,我写了一本书《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它长销了十余年,销量超过百万册。

2005年,我出版了另一本长销书《TOEFLiBT 高分作文》,单价更高,销量更大。

2009年,《把时间当作朋友》出版了,销量更大……

有长销书是很幸福的。2008年我离开新东方的时候,仅凭第二本书的稿费,就能承担我全部的生活花销。而第一本书的稿费我至今一分钱也没花过——而这也恰恰是这些稿费的意义——它的存在明确无误地告诉我,我竟然有花不完的钱。

如何赚取稿费

但是这不代表我从没遇到过跟挣钱有关的困难。事实上我遇到的很多极有代表性的困境,它们在当时看上去简直完全不能克服。我也遭受过令人一蹶不振的打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怎么努力也攒不下什么钱。这些喜闻乐见的、段子式的苦难,未来我会陆续告诉大家。

没钱就是生病了

当我终于克服了这些困难,我发现要解决没钱这件事,其实是有方法的。

首先,我告诉自己,每当我觉得赚钱困难的时候,肯定是我生病了。

而且是脑子生病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想出来的东西是错的,为什么我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为什么赚钱变成了很费劲儿的事,甚至一些行为还会让我赔钱。

只能是因为脑子生病了。

可我不怕生病。我觉得每个人都会生病,不是这种就是那种,不是现在就是早晚,一辈子不生病,也很奇怪吧。

脑子生病和身体生病一样,是一生中无论如何都会经历的过程,绝大多数都可以“治”好。有时候,发现这些病本身,就距离治好非常近了,剩余的那些,也是有方法不难医治。怕只怕,不知道或是不承认自己有病,也不想办法治疗,最终本来不是什么事儿的问题,竟然成了“不治之症”。

没钱是一种病

尤其是当这个社会上的大部分人把不能挣钱的脑子的问题视作一种常态,我们反而容易在群体里纵容自己的病态。

可是你问那些真正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人,他们都会跟你说,在把事情“想对”之后,挣钱是如此的简单。即“做对的事”远比“把事做对”重要得多。

所有的失败,都是过程中某个地方“想错”了。

你可以想想自己人生里每次和赚大钱的机会擦肩而过的时刻,现在看来,每一次的原因竟然都是一样的。这些错误经过时间洗礼之后,会变得非常显然,但是当时的你真的全无察觉!

就是这个(明显的)疏忽,经过反复上演,最终成为你对现在的生活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不甚满意的原因,而原来你一直没有发现。

因为不会挣钱的脑子生病的都可以归结为:关注错了焦点。

回到开头说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没有因为写书而赚很多钱,都是因为作者的观念造成的:写书,真的不应该是为了出名,也不应该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牛,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为了让读者有所收获。

写书到底是为了什么

然而这个简单的道理,市面上的绝大多数作者是没有深入想过的。对他们来说,出书是一种属于自己的成就,于是他们的焦点就没有放在真正决定性的因素上——你的内容对读者真的有用吗?如果是,那你现在赚的钱应该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更多。

但残酷的事实却是,90%的出书作者是不赚钱的,甚至还要自己贴钱去印。为什么?很简单,读者感觉不到那内容对自己有用。你想的美呀——怎么会有人花自己的钱去帮你刷存在感呢?

从写书到所有事

既然治好脑子的病,就能获得足以财富自由的赚钱能力,那么它不应只在写书这件事上适用。果然,2013年我做了一件事(编者注:买入比特币),仅仅一年之中,账面收益竟然超过了按照过去我的平均水平200年才能赚到的数字。

再后来,我开始做天使投资,几乎每天都要见一些创业者。

和出书这事儿一样,创业圈也有一个同样残酷的事实——绝大多数创业者是不会成功的。因为他们和那些作者一样,最关注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让自己显得够牛。这就是脑子生病了。得治,不仅得治,而且是有方法治好的。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生病,或者知道自己生病却不想承认,或者承认自己生病却不想治疗,所以,他们脑子里的病,都是“不治之症”。

从写书到所有事

从出书和创业和投资这些事情里,深挖实质,可以得到这个更为简练的道理:宏观看来,个体价值等于社会贡献率。

请把上面这句话仔细看三遍。

翻译过来就是:先别问你能赚多少钱,先好好问问你为社会做了什么贡献?

这不是被说滥了的道理么?可这偏偏就真的是绝大多数人不能实现财富自由,甚至连赚一个令自己满意的钱都无能为力的理由。其他的因素,比如正确的做事方法、比如好运气,都是要在你找到自己的症结之后才会浮现在你眼前的。

有人会说:李笑来,你不就是持有了比特币么,你对社会有什么贡献?

好在能聊以自慰的是,那不是真钱,是虚拟货币。我知道,如果我没有能力承受的话,它会来得快,去得更快。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大的社会贡献,所以我会感到惶恐,所以我会自卑,所以我得了另一种病:不配。

虚拟货币

好在,所有的“不配”都只是观念和时间的问题。发现这个病之后,你自然找到了解决方法——做出更多贡献,做出配得上你想要的财富的贡献。

大家都是普通病人,差别只是,我们之中有些人知道自己有病,并且愿意找办法治疗它而已啊。

久病成医

久病成医,今年44岁的我,也有了足够的“门诊”经验。所以现在我不仅能给自己治病,也希望帮一些人看病,多做一点贡献。

我把这个“诊所”开在了「得到」APP上。今天,这个专治没钱的诊所正式开张,接待那些暂时病着、却没有对自己放弃治疗的有心人。我想,与这样一群不肯弃疗的人一起,就不仅可以说说从“没钱”到“有钱”,也可以说说财富、自由还有财富自由了。

久病成医

在接下来的52周内,我将与大家每周深入讨论一个话题:

1.你所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

2.赚钱的速度太慢等于失败,花钱的方法太差等于贫穷。该如何正确地赚钱和花钱?

3.为什么说冒险常常并不赚钱?什么是赚钱的终极大招?

4. 有多少钱才算有钱?

5.什么资产的复利效应最大?

6.只涨不跌的资产都有哪些?

7.运气并不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好运气可以自己创造吗?

8.为什么说一时的风光是最错误的追求?

9.为什么说个人最快的成长方式是成为创始人?

10.个人商业模式升级的几个台阶都是什么?

……

把我看到的捷径分享给身在起点的人,这是我能贡献给社会的价值。如果你看懂了本文,你就知道——这一方面让我更“配”我拥有的钱,另一方面会让我赚到更多的钱。

“我已经找到捷径,可惜早已身不在起点。”

我想,这就是有些人忍不住分享的原因罢。

注:本文摘自网络,因无法寻找到原创作者,依据搜索引擎检索结果已标注【李笑来】为原创作者,由文栋说二次修正、美化和编辑,如果原作者看到本段申明,请评论本文或者发函予我,我会及时的加上原文版权链接!

文章来源:栋科技
版权链接:没钱是一种病,病是能治的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正文到此结束

热门推荐

发表评论

    avatar
    • 嘻嘻 大笑 可怜 吃惊 抛媚眼 调皮 鄙视 示爱 哭 开心 偷笑 嘘 奸笑 委屈 抱抱 怒 思考 流汗
    0
    努力提交中...

    已有2条评论

    1. avatar VCmqSofa
      2016-08-05 08:09
      [回复] 没钱就是生病了
      1. avatar文栋说
        2016-08-05 08:54
        [回复] @VCmq:弱肉强食的社会,没钱寸步难行!